王根权书法理论60万字巨著--《<书谱>》品评

中国首份书法品评周刊

三秦都市报 中国书法品评网 中国昭陵书画院
联合出品 点击浏览

本网姊妹网《中国书法评判网》 中国书法量化评判第一网 自测书法水平 点击进入
搜索

数据人物:周森民

收藏 分享 2014-12-10 21:58| 发布者: admin| |原作者: 赵福生|来自: 中国书法品评网

摘要: 周森民,1963年生,陕西蓝田县人,毕业于西安中国书法函授大学,现为中国艺术画院艺委会艺委会理事,北京汉唐书法协会副会长,陕西书法研究会主席,西部网络作家协会副会长。 ... ...


当代中国书法家、画家、评论家全景数据库

入库人物:周森民

 

艺术简介

周森民,1963年生,陕西蓝田县人,毕业于西安中国书法函授大学,现为中国艺术画院艺委会艺委会理事,北京汉唐书法协会副会长,陕西书法研究会主席,西部网络作家协会副会长,西部网文学社文化艺术促进会副会长。苦心研习几十年,寻求古人书法之真谛,探求笔法技艺之奥妙,博学古法、广纳今意、临古今名帖,勤奋之中悟得学术求其髓而不泥于点,思变而不离法度之精髓。其书法作品行中有草,草中见行,行草并撞,笔法顺畅,似行云流水,刚而不硬,顺畅大气。

作品品鉴

 


研究成果

笔操古韵  松风流水

                         /周森民

    书法是人性的张扬,人性到达的境界,决定着书画艺术的气度与风格。这就是“字如其人”“画力心像”的艺术规律。

    中国古典美学讲究“风骨”。风骨是艺术所表现的鲜明思想、情感和雄健有力的风格特点,先有风骨俊,后有翰墨者。风骨是以艺术字的灵魂为本,人格为质。传达着艺术家的精神境界与风貌。写书法从弘扬国粹到时代艺术,从高古到现代。取法传统是根本,写生个性是关键。必须深切领悟传统的书法遗风。   

我自己对于老成熟的书风有三言六字之观感总结:一为“自然”,二为“大气”,三为“温润”。“自然”即是舒坦自在,一片天机之意;“大气”即是元气淋漓,气象雄伟之意; “温润”即是晶莹透彻,温润如玉之意。这三点得一就不容易,于老则兼而备之,不可不谓一代大家宗匠,流芳千古者也。

    这里先谈谈于老书法中的“自然”。

    老子有言:“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在老子眼里自然是高于天地与道。在古书论中,也有“书肇自然”,“自然为上”的教言。书法之学可以说始于人工、终于天然。人工化为天机,才能臻乎神妙上品。观察古今书法之实际,虽同求“自然”,而有真与伪的不同。许多书家虽以“自然”为宗旨,但终脱不了匠气,难免雕凿之痕。就拿于老有的学生的书法来论,虽面貌形态似之,而总欠真正的自然之意。另外与于老同时的书法名家谢无量,其老也真得自然之妙谛。其名一盛,仿者一批,但鲜见真得天然之致的。可见“自然”有真伪之差别,也可见真得“自然”之不易。

    另外“自然”尚有得之深与得之浅之不同。我曾用心研究和实践过气功中的自发动功,并通过努力,领略到了人身中有一种出于自然本能的韵律与节奏,一种纯天然的动象。自此而知这才是真自然与深度自然之根本,知道艺术中的自然是一种修为与等待,是一种深度的体验与发挥。“自然”如果不建立在这一基础之上,便难免陷入“伪”与“浅”。

    于右任其人其书具足自然的优异特质,一者来源于先天的根基本性,其次便是后天的追索与修为。有关在书法上自觉的追求,于老有这样的说辞:

    “我写字没有任何禁忌,执笔、展纸、坐法,一切顺乎自然……在动笔的时候,我决不因为迁就美观而违犯自然,因为自然本身就是一种美”。

    “行乎不得不行,止乎不得不止,因自然之波澜以为波澜,乃为至文”。

效法先祖成法要在今日的笔墨中复活,在现齐风骨。还必须超越自己对书法所悟的局限,冲破狭窄的艺术空间。将自己艺术秉性与风骨灌注其中,力求到新、突破和变化,体会笔墨的力度是生命的力度。笔墨的形象是生命体验的写照,是生命蕴积的表达。这样才能创出自己的一片天地,凝气身精力于笔端,气静墨沉、流美而建、其乐无穷、墨香悠悠,彰显时代人深沉之墨韵和追求远古书法之精髓。

      

     

松风流水天然调  抱得琴来不用弹

/周森民

    

今天我发言的题目是“松风流水天然调,抱得琴来不用弹”。

这是于右任在《怀素小草千字文》真迹后题跋中的一句话。题跋的前面有言:“此为素师晚岁最佳之作,所谓‘松风流水天然调,抱得琴来不用弹’,意境似之。”这虽是于老评价怀素小草杰作风采的赞语,然拿来作为于右任书法的评介,也是非常的真切与妥当的。

    我对于右任最早有印象不是因为他的书法,而是在大学时期读到他的一首诗一一《望大陆》。“葬我于高山之上兮,望我大陆,大陆不可见兮,只有痛哭。葬我于高山之上兮,望我故乡;故乡不可见兮,永不能忘。天苍苍,野茫茫,山之上,国有殇。”诵读之下,觉得真有传世佳句的味道,决不是一般人写得出来的!从此以后对于右任印象深刻,特別关注。直至今日,每当看到于右任的像片与他优秀的书法作品时,心中都会不自觉地冒出那诗一般雄壮的旋律。

    桑作楷先生曾谈到林散之对于右任书法的赏评。林老晚年,桑先生购得了《于右任书法集》之后,便拿到恩师家请其品评。林老居然前后看了有40分钟左右,最后写了二个字,一个字为“真”,一个字为“纯”。“真”应为真率自然之意,“纯”应为精湛纯粹之意。林老以“真”“纯”二字表达心得,亦可谓于老之知音了。

    我自己对于老成熟的书风有三言六字之观感总结:一为“自然”,二为“大气”,三为“温润”。“自然”即是舒坦自在,一片天机之意;“大气”即是元气淋漓,气象雄伟之意; “温润”即是晶莹透彻,温润如玉之意。这三点得一就不容易,于老则兼而备之,不可不谓一代大家宗匠,流芳千古者也。

    我在这里先谈谈于老书法中的“自然”。

    老子有言:“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在老子眼里自然是高于天地与道。在古书论中,也有“书肇自然”,“自然为上”的教言。书法之学可以说始于人工、终于天然。人工化为天机,才能臻乎神妙上品。观察古今书法之实际,虽同求“自然”,而有真与伪的不同。许多书家虽以“自然”为宗旨,但终脱不了匠气,难免雕凿之痕。就拿于老有的学生的书法来论,虽面貌形态似之,而总欠真正的自然之意。另外与于老同时的书法名家谢无量,其老也真得自然之妙谛。其名一盛,仿者一批,但鲜见真得天然之致的。可见“自然”有真伪之差别,也可见真得“自然”之不易。

    另外“自然”尚有得之深与得之浅之不同。我曾用心研究和实践过气功中的自发动功,并通过努力,领略到了人身中有一种出于自然本能的韵律与节奏,一种纯天然的动象。自此而知这才是真自然与深度自然之根本,知道艺术中的自然是一种修为与等待,是一种深度的体验与发挥。“自然”如果不建立在这一基础之上,便难免陷入“伪”与“浅”。

    于右任其人其书具足自然的优异特质,一者来源于先天的根基本性,其次便是后天的追索与修为。有关在书法上自觉的追求,于老有这样的说辞:

    “我写字没有任何禁忌,执笔、展纸、坐法,一切顺乎自然……在动笔的时候,我决不因为迁就美观而违犯自然,因为自然本身就是一种美”。

    “行乎不得不行,止乎不得不止,因自然之波澜以为波澜,乃为至文”。

    在书法上于老可谓是自然自在之代表;在人的修养上于老又是艺术界希圣希贤的典范。从他的学养与气象来看,于老无愧是真正的儒学成就者。从于老1963年的日记中记载了他所读的一批书名:其中有:《明儒学案》,《崇仁吴康斋语录》、《泰州学案》、《苏东坡语录》、《罗近溪汝芳传》、《三原学案》、《白沙学案》、《阳明语录》等。从这些书名便可知其生平与晚岁的追求与操守。也正因为有其学与持,故存其人品、存其书品也!其去世后大家惊讶其不但没有想象中的遗产,且留下了十几张借据。这倒使我联想到了孔门俊彦颜回来了,他们同样过着清苦简朴的生活,且能做到坦荡荡与陶陶然,这绝对不是没有很高的精神追求与境界的人所能呈现的。

    正因为特别喜欢于老其人与其书,所以对他的书法一直很关注。南京于右任标准草书社曾经办过纪念性的展览,其中于右任部分作品是我在我院(南京博物院)所藏于老作品中挑选的。大凡出版的书作与文字,都会浏览一下。我认同于老书法有早期的魏碑,中期的行书,与晚期的标准草书三个阶段与三种成就之归纳,其中中期的行书与晚期的标准草书更为突出,且不可互相替代。好多人喜欢他中期行书的饱满与大气,也有人认为他晚年的草书自然韵深。这就象江苏对于林散之的书法的品评,也有人喜欢他80岁左右法度严密的,有人喜欢他90岁左右最晚期天然的。我的观点是林老80岁左右法度严密兼之最晚期天然的,以及90岁左右最晚期天然兼有前期法度严密的都是他老人家书法中不可多得的精品力作。这个观点被朋友们所接受。对于于右任的书法我基本上也是这个观点,他的行楷书中间有晚年气象的是代表作,晚年中的草书中写得有早期的大气的,这可能是于老书法中两个最精的部分。

我台湾有一个朋友,收藏了五百多幅于右任的书法作品。他与我讲了一些有关于右任书法的事情。为什么于右任留下来的作品这么多呢?为什么这么一位国民政府的元老与书法大名家的晚年又那么清贫呢?原来他给人写字都是分文不取的。只要你的名字通过一定的关系送到他手头,就能得到他的作品。同时他讲到,在台湾于右仁有几个代笔的,台湾圈内人都知道是那几位书家曾给他代过笔。这使我想到,于右任在大陆时期是否也有代笔人呢?代笔肯定会影响到于右任书法整体的质量与评介,所以很值得关注。

201196日,《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一一于右任书法展》在全国政协礼堂展厅开幕。7日下午,周森民先生在“于右任书法学术研讨会”发言。

 


大家评说

  龙腾蛇舞写春秋

/武德平

看到周森民的书法作品,不由得使人想起毛泽东的一句诗词:“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字离行间那种豁达的气度、深邃的意境和透悟的书理,绝非一日之功。

今年刚过花甲之年的周森民是蓝田县三里镇人,他身材魁梧,衣着讲究,和蔼大度,谈吐不凡,给人一种亲切友善的印象。他自幼好学,犹喜书艺。早年求学于吕寺庵,这是清末明初被誉为“关中大儒”、在民间广为流传的“牛才子”牛兆濂讲学的坐馆。周森民在这里度过了几百个日日夜夜,他在完成学业的同时,潜心研习书法。在那个混沌的年代,他在这个“人生灵魂的最初加工厂”得以修炼。后来,他响应国家号召,支援“三线建设”,去了杨安线修铁路,两年后他又回到了家乡,在广阔的农村磨练心志,但他对书法艺术的追求从来没有动摇和间断过。改革开放初期,他感到了知识的贫乏,真正领悟到“书到用时方恨少”的道理,就去了西安,在“人类灵魂的最高加工厂”进行了两次“补氧深造”。后来进入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工作,成了“国家一级法官”。

心随朗月高,志与秋霜洁。周森民以坚定不移的信念和执着奋进的毅力,不畏寒暑,一路前行,演绎着他对书法艺术的孜孜追求。他与众多的书法家不同的是:从理论入手,向圣哲求学!在省高院举办的一次职工书画大赛之后,更加激发了他对书法艺术的热切追求。之后,周森民立即买来了《中国书法理论》,日夜研读和习练,尤其是将《兰亭序》和《圣教序》的临摹当作每日的必修课。他从朋友那里借来了省内书法名家茹桂的《书法十讲》,如获至宝,废寝忘食地啃读。他还订阅了《中国书法》杂志和山东的《羲之书法报》,一订就是好多年,从中参悟书道,汲取营养。后又经欧阳和沈大师指点,逐渐掌握了书法艺术中的提、按、顿、挫与干、湿、浓、淡,知道了“进帖容易出帖难”“笔断意连,笔连意断”以及“学书求其髓而不泥于帖,思变而不离法度”的道理,终于形成了自己的风格。

草书的美感在于线条,线条的神韵在于诗情。几十年来,周森民寻求古人书理真谛,探求笔意技法奥妙,并灵活运用。他的书法行中有草,草中见行,龙腾蛇舞,气势恢宏,给人以生机勃勃、昂扬奋发的精神感染。他的草书,娴熟干练,奔放流畅,结构严密,布局谨致,清奇爽朗,跃动自如,线条的力度、速度、轻重、润枯交切,错落有致,练习变化中展现出龙蛇飞舞、神鬼莫测,令人遐想无限。

壬辰年五月,《陕西日报》评论组专家、著名学者方越先生观看了周森民的书法作品后,评论道:“清秀大方,行草兼备,有根有源,极具颜筋柳骨,真乃羲之遗风。”陕西省作家协会原党组书记、文化名流、书法家雷涛先生,得知周森民要出版自己的书法作品集,毅然用老到的汉简体书写了“周森民书法艺术”五个字相赠。

登高始觉天高远,到海方知浪渺茫。原周森民在他的书法艺术的瀚海中扬起自己的风帆,不断地破浪前行,跨越理想的彼岸……

             (作者武德平系陕西农村报主任、资深记者)

                             

 

 

 

 

                            

最权威书法理论著作

中国书法品评网 电话:029-85351045
通信地址:西安市雁塔西路郝佳城市花园  邮政编码:710061
QQ:1149259077(中国书法品评网)
邮箱:1149259077@qq.com
版权所有·中国书法品评网 Copygight © 2011-2016zgsfpp.com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陕ICP备13005106号-1